真的十分不精神,坐著半小時,睡了二十分鐘。

今早的早點,飲品一定要有coffee,否則我難以捱過一天的工作。

由睡眠實驗室,暫時性地轉到秘書室工作。更因為秘書時常休息,我要頂她的工作。她本來其實要做的不多,時常都見她打電話回家問奶奶子女去了學小提琴沒有。有時又有些Sales來和她談教仔教女。有時更會剪指甲。

當我要頂替她的工作,同時要兼顧自己的研究工作,原來十分忙碌。

我也很想知道,其實在香港,科研人士有沒有工會。

08:31 - Wednesday, Jun. 18,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