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打的東西不想再打了。

昨晚的夢很簡單,夢見一塊天花板。白色的,貼了很多螢光星星。

原來那正是元朗家房間的天花板。那應是我躺在床上主觀鏡頭的角度。

畫面慢慢變黑,像是睡眠的感覺。

在旺角睡眠,發夢在元朗睡眠。

會不會有夢中夢,不知道。我只知的是,因為煩的事太多,有點想睡在舒服的床上,好好一睡。有點累,我已經不能像大學時間,為了讀書,每天只睡四小時。但,每天睡覺時間,一隻手手指數得出。

再者,有點像小朋友,有點想家。又是那個硬殼星座的習性。

02:14 - Saturday, Jun. 14,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