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都在飾演一些角色。我不會像老婆般熱衷於cosplay的原因,是我連我自己的角色都未做好,怎做得好一個日本卡通人物,又或者某某日本視覺樂團吉他手?可能,cosplay中文不應叫作「角色扮演」,而係直接用英文意譯為「拿衣著來玩」。

這 幾天的日記,重點展示「窮鬼」的角色。今天,我有一個新的角色可做:沒事做的員工。在小工作室中doze了多次,而且一整天上班,我可有一小時完全空閒地 聽Nirvana,再有兩個多小時聽完整張U2的The Best of 1990-2000。一天上班九小時,三分一時間空閒聽音樂,又沒有高層來找統計結果,多麼的快樂。

Stuck in a Moment You Can't Get Out Of

無新碟聽,再重新用心聽一些泡沫爆破前買下的唱片,可能更加快樂。

我有點想買回三張精選唱片,分別是Blur的那張The Beatles的One以及U2的1980-1990。其實我以前曾經買下這三張唱片,但因為某些原因失去了(請参考這篇Nikitac的日記參透原因)。現在想回來,這些音樂,也是不錯的工作間音樂。不太激烈,又不太懶散,令人仍有心機去工作。有機會,要再買這些唱片,縱使Wishlist快要爆滿。

明天又是另一個角色。另一場charaplay,中譯:拿自己要演的角色來玩。

沒 有Mac,一個人的音樂生活,原來會完全改變。經過我的統計,我用Paired T Test測出,我有Mac用和沒Mac用的日子,每天聽歌次數的Mean,有Statistical Significant。Sigma(Standard Deviation)是...

以上是一次Charaplay示範,不好笑的低b笑話範例。就有如那些疊字央A其實就是政治元首及其妻室,拿了維園阿伯和街市師奶的角色來玩。

「疫」市之中,有何比一笑更好呢?

21:02 - Tuesday, Jun. 10,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