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的工作是到理工大學量學生們的體溫。給我這個機會主義者看中,成為了一個早上的「吞泡」躲懶時間。

一早量完五十人的體溫,再到圖書館借一些有關統計的書。坐了一會,再打一篇日記。看回來,原來仍是一些工作,不算休息。

經過半月的時間洗禮,重回理大圖書館,感覺多麼的舒服。但又有一點奇異陌生的感覺,也酗@天到晚在斗室中工作,重回這樣巨大的知識殿堂,有關雀躍和不知所措。

這坐殿堂的入場證(學生證)將於八月到期,要盡量吸收知識才是。

今晚同時是謝師宴。一切師生關係,以一場快樂的飲宴作結。總比以派成績表完結好。(中五中七也是這樣。)

曲終人散,曲高和寡。仿佛,今天是我自己的「理大節」似的。

11:39 - Friday, Jun. 06,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