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上一次更新時間是星期三,今天已經是星期一。這兒快成為一個週記了。

沒有時間心神寫日記,原因不是肉身的累,只是精神的累。我也只是因為精神上仍未習慣。也雪礂琲獄瘚移l警戒級別由紅色降到橙色,我就會習慣這份工作的了。

我 的工作其實很簡單,好聽的叫作data mining(Gold mining引申字,在垃圾中找資料不找黃金)。不好聽的,叫作「為沒有用的病歷資源增值」,再不好聽的叫作「浪費時間」。在可能不相關的資料找出其關 係,就像網上的所謂Random Meeting。Eddie這幾天問題(十年後的香港會是怎樣)都是一種要求data mining的問題。十年前識個完全不了解的朋友可能要加入甚麼甚麼club,現在上網找找便可了。以這樣的結論,再Interpolate兩個點,將那 條curve連到二零一三年,資訊發達,到時我們找朋友應會更加容易,理應更多朋友。但,我們沒有找出以下parameter十年後的發展:人心的空虛程 度、人的懶度等等等等。到底九三到零三年,我們增多的,是結交朋友的機會,還是增多一個數字在icq contact list的機會?

Statistic,是我的主要工作之一。愈來愈覺得,懂得解釋數據的人不多(包括我自己)。統計數據卻充滿於我們的教科書、媒體甚至老婆與老公之間的耳語。我有時覺得,統計是將整體,Generalize一個現像。有時這些現像,也好可以騙人的。

我不知第幾次,在媒體聽過經濟已到谷底的言論,多次聲稱有數據支持。但底處未見底,三年之後又三年,到底是否真的到了谷底,還是製造一個the only way is up的假像?

我不想唱衰香港,我已經唱衰香港六年了,我不想再唱衰。希望現在已經是最最最底點,那些熱鬧的本地遊,小陽春的零售消費,是能夠一直堅持下去的。

星 期六那天,大家去看Bowling for Columbine,事後如舊的吹水會。我又說出那「破壞興建論」。有破壞,才有建設,日日都好似聖誕節。(改篇自精裝追女仔內的白痴對白。)以冷血的角 度來看,九一一、伊拉克戰爭、沙士都會是好事。因為有破壞,隨後下來的興建,會是製造就業,經濟復甦的時候。也部A十年後,我們不會多謝六年來唱衰香港的 民x黨,又或者陳氏本人;而係六年來做衰香港的董氏董特首。

ps. 在win xp打完本文,比我用os x打,慢了一點九六倍。當然,是慢了。但那後面的統計數字,是騙你的。

08:13 - Monday, Jun. 02,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