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趕report,好悶,昨天很想出街學bass,最終沒有去。我其實好好好失望。希望下一堂我會追得返上,希望。

我根本不怕死,死算是甚麼?當生活又窮困又淡薄如此,死算得上甚麼。有些東西比死更令人驚怕。我絕不是因為怕死而不去。

甚麼都怕,最終生活有如死亡。生存意義是甚麼?擔驚受怕地生活?

數天沒有出街,感覺上我已經有如一個死人。最不怕死的人,卻要留在家中,是多麼的可笑。

這也是一些風涼話,請插我。

在某forum有人說,在街上的女子十之有九戴口罩,沒有見到口鼻。臉上出現的只有眼。這個人說,發現原來好多女子臉上只有眼時是多麼的美麗。

現在我有點想戴眼罩出街,露出口鼻,有點反制的意味。將自已臉上最核突的器官露出來。(當然,有一定危險性。)

我覺得,我每天在做的東西,就是戴眼罩出街。寫日記麼?不也就是講自已的是非,又或者供給別人材料說我是非。我就是這樣的渾球,明知戴口罩好,卻選去戴眼罩。中國人的懦學,叫我們要扮弱,所以我選戴眼罩。

當你見到街上有個人戴眼罩,請先用「協助散播病毒」為名打他的左邊臉,再用「扮晒野」為名打他的右邊臉。

對不起,又是一篇不知所謂的悔氣日記。

每天有空都和老婆捉棋,是西洋棋。

我捉棋的感覺好怪,在那黑白六十四格上,通常都會失去很多的棋子,最後我反而有一兩著怪步而Checkmate勝出。打「逆景波」,個人經驗告訴我,所需要的心理質素是多麼的高。

昨天計的那條數,比真正數字少了十五個。我不會因為計錯數而失望,反而高興。有很多人已經戰勝病魔出院,包括一些醫護人員。這是令人高興的消息。

我相信,香港人最終能夠checkmate這種病。我也要記著這些經驗,慢慢克服生活中一個又一個的問題。

21:32 - Saturday, Mar. 29,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