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待業,今天已是就業第三天了。

習慣嗎?習慣了。尚算習慣。

很久沒有update日記,開始明白為何很多人都不會像我以前那樣一日兩篇甚至更多。(也釵]為老婆的家用的是PC沒有心情用,也沒有心情更新。)

嬝爬U盟友的日記,都是在吃飯後的十分鐘。沒有怎樣上網,好像很落後似的。

因為交通費驚人,我這個鄉下仔出城,到省城工作,寄居在老婆旺角的家。

四天沒有回到元朗的家,回來才一小時,又快要走了。讓這個戀家的巨蟹座白痴,在再次離家前再嗅多一點床單被褥的氣味。

多麼舒服的氣味。

說到工作,我的job title是RA,Research Assistant,還有一個令人不安的四個英文字Temp在前面。

nikitac說到我們只是Matrix的電池(詳見「甚麼也不是」一篇),最少,我都有產生點點的Bio-electric energy。(看看Animatrix有完整解釋。)最少不是在浪費市面能量。

昨晚和Albert, Eddie等再看Matrix Reloaded,Albert問我在工作環境的生態系統中的角色,我豪不考慮,答「Prey」。例如蟲呀,蟻呀,那一種。

我是負責研究Sleep Apnoea,有關睡眠時的缺氧情況和肥胖的關係,故我工作的地點是名字有點可笑的「睡眠實驗室」。當我坐在睡眠實驗室一角工作,不停有不同的RA,護士和醫生出入。因為此處就像員工的休息室。

覺得自己和其他人格格不入。他們談話的內容是到那一間酒店食High Tea,子女讀甚麼國際學校,到LV看看手袋等等。

我只是一個放工回家看看書,聽聽歌,有錢去看套戲,打打機的小蟻而已。也部A這也是他們的工資可以是我的兩至十倍的原因。據我所知,我是整個研究部門,工資最低的一個。

我慘嗎?不,他們是值得有這樣的工資。With more power comes great responsibility

他們面對的危險是難以估計的。

不論工資,不以工論工。講慘,我也不及同一層樓,SARS病房中的病人,當中有些只是小朋友。

我每天大約輸入七百多個病人病歷資料,每個病人要打四十多下鍵盤,也即我每天會打二萬多次鍵。平均每打一次鍵,我就賺取了0.007元。

不錯了吧!

但當我想,我的人工原來等於12張五百元,60張一百元,300張二十元,又有一條又一條的債。又不禁嘆息。

就趁我未對此工作麻木之前,找出這份工作有趣之處吧!

21:15 - Wednesday, May. 28,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