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會中那些權貴(每個人每月支取最少十萬公帑),在電視上駁火,互相謾罵,雙方都是輸家。董輸的,不單由人民不滿其政績,現在連行為都令人不滿。民主派輸的,除了他們會被中共指為反中亂港,與董對峙的局勢更見明顯。不利其政治發展。

還有一個最最最大的輸家:市民大眾!

悲夫!我也是輸家之一,作為一個大學生,搏取一份月薪六千的職業(也算是政府大減醫療開支之下的受害者)。縱使見工表現滿意,但也不能寄予厚望。

見工後,到老婆家坐坐。剛好她爸爸放假。之前沒有怎樣和世伯溝通,今日他竟和我談話。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可能只是一堆Bullshitting,但仍是長輩的經驗分享,學習時間。

男人之苦,女人總是不明白。最驚心動魄的一句話是:「婚後二十年,現在我所有興趣都埋葬了。一個人,暗地裡飲酒食煙,已經是放假的唯一娛樂。」

那種慘烈,無人能夠明白!做了四十年人,結婚廿年,放假只有一個人飲啤酒睇電視。你會怎麼想?我們定必又怨天由人。但,我很欣賞世伯的積極態度。

回家,休息,明天是最後考試。試後,是一個完整的畢業生,也是一個完整的失業漢,失敗者。

02:29 - Friday, May. 16,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