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試,溫書,不過專注力不足。由其是早晨時間。會考高考到大學考試,一直令我覺得深夜才是溫習好時機。只是習慣使然,始終通宵溫書對身體是不好的。

在溫書時間表中一個時段和另一個時段之間,掙到點點時間看書。同時在看三本書。其中一本是商務減至三折的「哲學淺介」,十數元的繁體書,以漫畫講解哲學史。經濟實惠。

書中指聖奧古斯丁是提出「原罪說」的人,他提出這個論調,無非是想教會易於教化他人,信教向善。這些原罪,換句話說是建基於迷信主義。

其實中國人早有如此概念,但這本哲學書沒有提過。這個人叫荀子,他說人本為惡,因此人要經過教育,才能向善。

縱使兩者都指人皆惡,但似乎後者比較合理。其實好簡單,因為荀子沒有完整指出「教育」是甚麼,而奧古斯丁卻因為「身份需要」而指出此為「信教」。話說回來,兩者都是「身份需要」。

我們都因為身份需要,故我們的行為會有很多的限制。假如有一刻能暫時抽離某個角色,是多麼的好。可惜,抽離了,未必能夠再次得到那個角色。

飄零燕中凱迪在山上時想下山,下山到了法蘭克福為了城市人,卻想念阿爾卑斯山,想做回山上人。童話故事終究是童話故事,她能成巧熆驉A又能成它^歸的少數幸福例子。但好老實說,當我年紀小的時候,曾在電視機前大罵凱迪好麻煩,好無謂。沒錯,我沒有童真。

我們嗎?似乎沒有可能,因為回頭太難。不讀書永遠無得做學生。不做工就長期失業。到底是因為我們不幸,還是因為我們太懶惰?

我只好告訴自己,雨下了,地濕了。太陽出來了,又會曬乾地面。又下雨,又濕,又乾,又濕,又乾...

一切都是一個Cycle,就如摩天輪都有高有低時。凱迪是成它a經過這些cycle。我們,只好等這個摩天輪,由低,慢慢回到高處。

風物長,宜知放眼量。 魯遜告訴我們,我們不能太短視。現在,是考忍耐力的時候。

12:08 - Monday, May. 05,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