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窮都要讀,這個是真理,信者得救。

寫日記是我的興趣之一。看過The Hours之後,覺得有些情感要寫出來,才能完全抒發。我想寫得一手好文,於是找了一本教寫白話文的書。

看過之後,覺得自己不停在寫歐化的中文,而且字句中滿是語病。

覺得自己中文又不好,英文更不好。

另 外,也找來了「拍案驚奇」來讀。拍案驚奇分開兩部,分別是「初刻拍案驚奇」以及「二刻拍案驚奇」,都是明代凌濛所作。與馮夢龍的「喻世明言」「醒世恆言」 和「警世通言」合稱「三言兩拍」。屬於明代通俗小說經典,最近很喜歡看這些「餅書」(老餅書)。而上面的那一段介紹,我覺得自己好像「江山如此多Fun」 之類問答遊戲參賽者。去你的才子選拔遊戲!

沒錢買書,仍要讀書。圖書館和書局成為最近的「旅遊熱點」。在圖書館看了一本教打紙牌的書,當中 有教打合約橋牌。現在己經完全懂得玩法,只欠可以一起玩的朋友,也釦琱]可如玩Domino那樣一個人玩。當中說到一些有趣的數字。玩紙牌,四個人抽每人 抽十三隻,四個人同時得到四條清龍的機會率是1/2.8 X 1028,假如一個人的一生有八十歲,每個人每一小時都抽一次紙牌。也即一個人一生會抽七十萬多次牌。假設未來世界有一百億人,假設由現在開始所有人開始每小時抽一次牌,也要三萬億年才能有四個幸運兒抽中。

要每個人都是完美的機會率是多麼的低。有些人以食大三元而活,有些人卻以食雞胡而活。我屬於後者,有機會食雞胡,也總比沒胡食好。

無聊的比喻。說來說去,只是想為自己對社會沒有任何貢獻找一些美麗的藉口。

今天和老婆再整理一下花園(參考Psychological needs這篇日記)。

花園經過多雨而和暖的春天,已經長滿野草。

野草的生命力,是多麼的令人吃驚。只是一點點泥土,都能長出一棵健莊的「痴頭婆」來。

重新整理花園的念頭,也閉O由某天在室外找了一棵「落地生根」來種。

落地生根,極度粗生的植物。

就是這些粗生的東西最能表現生命的剛強。可惜,他們通常都不美麗。而且,不被人尊重,甚至沒有人留意。

晚上,兩個人去了飲宴。SARS之下仍去飲宴是多麼的勇敢。之前午飯只是兩人分食一份午嚏A在今晚的飯桌上,竟出現了兩隻餓鬼。平常到食翅位大家已經紛紛說飽,之後的魚雞飯麵甜品和橙都乏人問津。今天我和老婆的那一桌,每碟都差不多吃光了。

03:22 - Saturday, Apr. 26,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