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要鼓勵自己求職,我在牆上貼了一張白紙。每寄出一封求職信就劃一劃,到底會不會劃滿整張紙才會找到一份工作呢?貼了兩天,現在己經有四劃了。

這一段日子好難捱,未畢業,還有十多二十日才畢業,但心理上己經覺得自己已經畢業。只在求職,沒有心神去理學業。今天再拿起書本,覺得很陌生。

好肚餓,但我應去捱餓。

沙士己經告訴我們,愈細少的東西愈惡。SARS的病原體只有9-13nm那麼大,nanometre即是10-9米。一粒沙士比一個一點九米的人短少千萬倍。但它能殺人,但一個一點九米的人未必能夠有勇氣去殺人。

ps. 我更新了profile

01:31 - Thursday, Apr. 24,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