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提供了一個六個月的Placement,是在上海某大Biotech公司,一直對這些東西沒有興趣,對於這個Placement本來沒有興趣 (由其是見到要離鄉別井之餘人工只有一千五百至二千人民幣),但今天我突然對這個offer有興趣。一來是因為今天準備履歷表時發現自已根本沒有一些像樣 的工作經驗;二來,年輕人,沒有出外闖闖,只像個白痴。

又戰爭,又肺炎,又有個自殺哥哥,有人認為失業率下季升到雙位數。香港經濟已經死了,那一班垃圾高官自然信不過。我還每天都在玩樂中渡過,就像那些高官般慢十拍。與其在港坐以待斃,不如冒感染肺炎之險北上一試。

在jijis,找了三年,有關biology的工作不過十份。其他如Clerk的工作又難以申請。時勢所迫,興其跳樓,不如跳塘好過。

哎!說時易,行時難。到真的想發e-mail給那個professor「I DO」之時,發現要考慮的東西也著實太多。

哎!四方壓力之下(Final Exam, Project Presentation, 自己身體不好, 口袋中一毛也沒有),還要加多個未來道路。可惜,沒有人會知道我這個男人之苦。

還有十多日考慮時間。

以前老師叫寫Covering Letter, CV,總沒心機去寫。因為覺得,「有排都未到我去搵工啦!」

現在這一刻,才覺得,當年的未來,只是現在這一刻。

17:36 - Wednesday, Apr. 16,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