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一眾Diaryland盟友到元朗公園一遊,再到我家燒烤,我覺得十分快樂...」

像煞那些交末猁漱中戭麆O敘文,感覺上以上這些文章只應存在於一格格的原稿紙之上,再加上老師那些千篇一律的評語,如「行文有沙石,乙+」等等。

在不停為不同事情祝酒飲勝的昨晚,Eddie時常提出一個理論,簡單來說,就是平衡的理論。有正有邪,有貧有富。同樣,有高興的人,有敗興的人。

根據勒沙特列原理( Le Chatelier's Principle),當平衡系統因某些因素開始移向一個方向的極端,平衡點發生移動去減少此因素所引起的反應。

其實簡單而言:物極必反。

平衡系統(System):一堆Diaryland的人和這堆人附近的人。

極端:盡興

被推向另一極端:被某些無聊人清場及事後的訓話。

不想再提,多謝各位Diaryland盟友不嫌寒舍屈質及不潔,希望大家都能盡興而歸。


問到Albert兄,最影響他的唱片是那一張,他說是Deep Purple的某張唱片。

我想應是這一張Machine Head。可能因為如果你叫我選最重要的Deep Purple唱片,都會是這一張。甚至黃貫中都選這張唱片為影響他一生的唱片。

Smoke on the water,縱使明顯當時我可能是一夥Germ Cell都不是,但後來再聽仍覺得是一絕。玩奏技巧以至整隻歌出來給人感覺好「有型」,現今很多樂隊都難以做到。

昨天的燒炭會,我個人播了不少八十年代的歌。Nikitac也播了些New Order等等暖和舊式電子音樂。我不禁問了一個問題;世界到底幾時開始變差。答案不外乎兩個, 不是八十年代就是九十年代。

七 十年代,是多麼的清靜。那個年代,起碼有The Beatles, 有The Rolling Stones, 有The Ramones, 有Sex Pistols, 有Led Zepplin, 有The Who, 有AC/DC, 有Kraftwerk,甚至Deep Purple的Machine Head。

可惜,我沒有活過七十年代。

哎,我也不禁要唱句:「又不是八十年代...」

花無百日紅,我也要組一隊一百人組合叫Oreo的東西。哈哈哈,不好笑的笑話。

14:18 - Sunday, Apr. 13,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