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小男人,比做大男人勤力。做大男人,可以「駛」女人,為女人決定一切。小男人,不然。萬大事親力親為,更要為女人的事費心。一切,都要靠自已。

小男人,真係廢。

小男人不等於「小家的男人」。

我卻是一個集小男人和小家的男人於一身,背上滿是箭的失敗者,還是我根本不配稱為「男人」?總之一句,有苦自知。某天行經過某店舖,低傳真的收音機廣播,正在播著這曲,一時感慨。請原諒再造網上垃圾。

凡人:對抗命運但我永不怕捱
過去現在難題迎刃解
人生的彩筆蘸上悲歡愛恨
描畫世上百千態

魔鬼:控制命運任我巧安排
看似夢幻凡人難盡了解
人間的好景給我一朝破壞
榮辱愛恨任分派

凡人:努力未願平賣
人性我沒法賤賣
魔鬼:今天死結應難解

凡人:努力興建
魔鬼:盡情破壞
合:彼此也在捱

※ ※ ※

小男人應是勤力的,可是我卻是偏向懶的,萬事都是last minute baby。

畢業論文,佔整學期六個學分,即修讀三個課程的學分。有兩個學期長的時間給我這條廢柴去做,二月時做了一點,一直到deadline前四天才開始用心去做。

在deadline前三小時完成。當然,論質素,可以說得上是偷工減料,換酒羼水,甚麼都做得出的賤招都做出來。

這四天,完全是活在高度壓迫之中。

很想去看書,看小說。最後只能在某天「爆石」時抽十數分鐘看了一小節。

這幾天可以有很多時間看書了,甚至進行diaryland meetup CM的post production,因為突然多了這個停課假期。過了這個論文,更見自已快要投入社會的路,更見清晰。但這到底是條生路,還是死路?

※ ※ ※

壓仰了數天,終於出街,原因是要賣掉一部PDA換取330元,賺取點點人生路上的路費。

現在的怪現像,出街,叫作「出肺炎街」。出街打機,叫作「打肺炎機」。

街上人人戴口罩,沒戴口罩的我,也覺得呼吸困難。

現在學生有一星期突然而來的假期,街道一反常態,行人少,人人行得更快。

海港城中的Toy r us,有如死城,將店員也算在內,全店約只有二十多人。旁邊的Pizza Hut,平常有人等位等吃Pizza,今天只有兩三張桌子有人。冒險樂園,只有一個顧客,是一個玩推錢機的老伯伯。

愈來愈覺得世界漸趨瘋狂。還是我在這個人現在卻有點「非典型樂觀」?

00:56 - Tuesday, Apr. 01,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