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才的日記,目的只是消消氣。

製造點網上垃圾

生命太短 明日無限遠 始終都不比永遠這樣遠
不理會世上長路太多 終點太少 木馬也要去繼續轉圈
明明我已昨夜無間踏盡面前路 夢想中的彼岸為何仍未到
明明我已奮力無間 天天上路 我不死也為活得好

夢想中的彼岸為何仍未到。

之前幾年,玩音樂,拍錄像,因為窮,沒有錢買唱片和看電影,自造自拍自聽自睇。在這一刻,要動用一下自大,自憐,自殘等等的人類本性。

紐約風雲這套電影,為馬田史高西斯之名入場,我覺得自已都幾膚淺。

Daniel Day-Lewis做的壞蛋,不算壞到了出汁,但壞得入格,懷得夠狠。

某甲常說,做壞男人,做得狠,比做好男人更高興。很多人都會有這個想法,做好人來把鬼,反而被人欺負。但你可會過得到自已心中道德那一道大門?

做好人只求心安,就有如戴口罩。戴了口罩一定會有好事發生嗎?不,可能都會患非典型肺炎,甚至會被我這些仆街仔取笑。

神,都是一樣。你求衪,衪給你一刻的安心。

法治的重要性,也是這套電影的主題。社會穩定非即法治好(政治打壓,社會一定穩定,但政府本身有否犯罪?),有明文立法也不即是法治好。選擇性執法,是破壞法治的最好方法。這套電影告訴我們,真正能破壞法治的是那些與壞份子勾結的政客,以及那些無能的高官。

練飛刀的場面,再以飛刀復仇的情節,竟令我想起黑澤明的電影「用心棒」。本片對暴力的描述,也令我想起馬氏另一電影「狂牛」。

為 何說自已膚淺,因為我只看過馬氏兩套電影Raging Bull和The Last Temptation of Christ。而我仍覺得,Raging Bull是馬氏對我影響最深的電影,由其主角Jake La Motta那種暴力加暴燥的乞人憎性格,我得到了九代單傳,也因此,我也如電影的主角般極為討厭。也如電影般,令身邊的女人長期受苦。

05:20 - Thursday, Mar. 27,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