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Swan

臨記這份工作,令我感受到很多的東西。

一百五十元(原本工資一百一十五,加二十元加班,及十五元拍外景才有的飯錢)的日薪,令我重新思索金錢的珍貴,以及重新定義「辛苦」兩事。

做臨記說不上很辛苦,只是覺得這一是一種精神的磨煉∕磨滅。

這一懦漱雂舅]陬巧騣X頭上吹風跑步,另一個老婆買的甚麼甚麼廿元又等於扮苦力在劉松仁和趙雅芝前扮擔心前景的戲。

原來已經夠「孤寒」的我,也章鵀菑w會更「孤寒」。(但錢仍是左手入右手出。)

低下階層做「老臨」一天的工資,只等於兩個人一晚的飯錢。基本演員的工資是「老臨」的二百倍,等於一部Powerbook G4的價錢。大明星,合約藝員,更加是天文數字。現在,消費二十元都要思前想後。

Powerbook G4的價格,也陬巧韝@個臨記工作一年的工資。

原本想以工資買一本書紀念一下,最後都沒有這做。

以前爸爸很有趣,電視新聞訪問他,播放時會叫我們錄起,更向我們解釋他上電視的原因,以至記者是否美麗等等。

可是,我卻不想去回看自已「上電視」的片段,所以,播放這套「人是故鄉傻」(a.k.a. 西關大少)時,可不要叫我去看。由其是第四及第五集。

這是人生重要的一課,下一課會是七十一,或者麥當當,最後跳到真正的勞動無能用者階層:找工作,置業,養妻活兒。


鏡花緣,原來是建基於「山海經」,將山海經中的見聞寫成小說。很有趣,帶點奇幻性質。

20:43 - Sunday, Mar. 09,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