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teful Death

今天的渾渾噩噩程度,可以由我到街邊櫃員機提款,記得拿走提款卡而忘記拿錢一事可見一班,幸好排在我之後的人是誠實的人,提點我拿錢。

今天送老婆上班,我和她因為昨天的事鬧得很不愉快,今天兩個人一起仍有點怪。希望時間可以撫平創傷。

上班時間下午一時半,放工時間深夜十二點半。極長時間。

在提款時候,心中想著要在那只有三個位的存款結餘,再提走三個位的金錢是多麼的沉重之制,結款竟突然多了五千元,半萬。

心大驚,怕戶口被人洗黑錢。

「自己單純而邪惡的心態」向我說,我可以將所有錢提出來,那麼他們想追都追不到。

「處身事外的旁觀者心態」卻說,說不定不是洗黑錢,可能機件錯誤,在結餘後多了一個零。

於是,我到另一個櫃員機Check數,發現那五千元仍然存在。應該不是機件出錯了吧。

「扮作很冷靜的心態」續說,可能是銀行轉錯賬,又或者是我應得的錢。最少等三天,看看銀行會否扣五千元,又或者回家上上網,Check一Check吧。

本來有五千元,我可以完成好多心願,例如一百蚊買部爛舊PC玩,又或者送老婆一套LOTR小說。

心中想著到深水「土步」又或者旺角的樓上書局消費之時,最後卻閃出一個想法。

我這個人就是這樣的洗腳不沬腳,有錢就想怎樣去花。因此,現在才有這樣的「財赤核冬」。

我 於是有一個想法,就是想如何去保存這五千元,再想方法為這五千元增值(「增值」和「轉型」兩詞成為一個popular terms)。看某某雜誌,一個師奶數年前用五百蚊創業買賣二手名牌手袋,由Bidding到開舖,現在身家幾百萬。假如這五千都用在買賣二手袋,未來我 有可能有數千萬身家。

當然,現在這個時勢,仍用五千創業賣手袋,最終只會完全將五千都蒸發掉。

於是,我決定歸家,打這篇日記,看書,寫Thesis。假如我真的選擇到旺角或者深水「土步」,我不但浪費錢,時間都不能增值。再者,那五千元到底是否屬於我都未清楚。

五千,沒有動過,用一百增值那「負資產」兩個多月的百達通卡。

回到家中,上網Check,發現五千是資助處給我的車船津貼,遲了發放,本來以為申請失敗。

由此,「財赤核冬」結束,遲來的春天到了。

這五千元,是能否有美麗的夏天的關鍵。

正在想一些低風險的投資,以及用這五千元作為「找工作」這場賭搏的籌碼。

21:10 - Sunday, Mar. 02,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