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 is like a box of Windows ninety-eight, you never know what trouble you'll get.

我作的。也釦琤i是拍一套亞鋸正傳。

其實你問我現在最想要的電腦是甚麼,不是最新的Powerbook 12',也不是PowerMac,而係一部雞PC。也釩雱皉酗H會給我一部舊PC,例如Pentium II那種。

但是否我不愛Mac了?非也。我仍愛Mac。

我最想要的Model仍是舊的iMac DV Flower Power。新的iMac總覺得有點「怪」。

現在我另一個想法,就是買一部壞了顯示器的CRT iMac,最舊的都不打緊。

將其改為Rack mount,就如上圖Marathon出品的iRack。加入一個LCD Mon。甚至不用Mon,用VNC 控制。

安裝Yellow Dog Linux也不錯,起碼是我未學識的東西。另外,我見到的是Mac Clone的復活。

這些想法是看完老地方冰果室一篇文後發白日夢想出來的。

就是因為Live is like a box of Windows ninety-eight,我未必知道我做某事,可能有甚麼後果。

老謀心算去做某事很難得成央A反而留待「Random」「巧合」兩字主宰可能更好。甚至「Boredom」。

活在當下,我們會被迫去接受一些不好的東西,又或者違背自己本身意願的東西。又是Bargaining Power和道理的問題。

拿綜緩的人沒有Bargaining Power,但他們有動用政府財政的道理,但他們失敗,他們要被開刀。

工務員有Bargaining Power,他們沒有道理去動用大量政府財政,他們成奶F,慢慢減薪到九七水平,縱使外圍已經減到八七甚至七七年的水平。

政府這樣做有問題嗎?沒有。沒有。

Bargaining Power,可能是「增值能力」、大聲程度、惡、地位、財勢、人數多寡。

你有嗎?

我坦然沒有。

13:56 - Friday, Feb. 28,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