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上課,課堂中間有一場辯論。

主題都是一些悶人的題目,都是那些無聊的生物科問題。

就算是一個生物科問題,我們也有很多的方向去考慮,不能單單以生物科學的角度去看問題。這次辯論最大難處是以英文進行。

另外,本來我只有兩分鐘時間說話,最後因為那兩分鐘說話「太特別」,其他同組同學都叫我做結辯。

最後我方勝出,大比數拋離。

之後有另一場辯論,我只是聽。

聽辯論也很好玩,看出其他人腦中想甚麼,Logic是甚麼。

有些辯論很沒Logic,很好笑。

辯論的藝術,不單是能否由Internet拼貼一些factual fact,不停控告人類為萬惡這麼簡單。要討論的是,既然人類是萬惡,那麼今次的辯題在這個大前題之下的以理性的態度去分析另一些問題。如果任何辯論,只是指出人是萬惡,最終的結論就只是人是萬惡而已。

我很喜歡辯論,沒有人發掘我的潛能,自己也沒有珍惜機會,現在已經沒機會了。這個世界已經不會再接受講道理,說教。講的是「實力」「Bargaining Power」。有實力之後,有人不講道理,有人講道理。

※ ※ ※

Well,貼出Which OS are you之後,Diaryland的朋友們都玩了。很多人的答案都是Amiga,甚至Eddie是TRSDOS。

TRSDOS就是在上面那種電腦上面執行的。叫TRS-80系列。七八十年代的呢。

Amiga,只是少人用。Amiga電腦和Mac一樣是用Mot記68K/PPC CPU。

而我自己的Debian,我嘗試安裝第二次,再次失敗,但我會屢敗屢戰,因為我要用一用,看看為何我會是這個答案。

其實這幾天,我都覺得自己對Mac的fidelity已經出現偏離。

11:10 - Tuesday, Feb. 25,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