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又到勞動的星期一,老婆在圖書館借了二胡書,因為她辭工了,可以去上二胡的課。二胡書中有一首革命歌叫「勞動最光榮」。

這曲在大陸,幼稚園小學就唱,因為中國大陸有「中小學教師職業道德規範」,由國家制定。要「培養職業情感,鍛鍊職業意志,樹立職業理想」,但,返回最根本的問題,不問甚麼職業道德等等人情假意,職業的基本用途是甚麼?

假如勞動最光榮,不是因為可以賺英美國人的外幣,不是建設國家,只因為可以賺到口中那口飯。最光勞不過於此,其他也只是一些過份樂觀的說法。

今天「勞動」綱領,是要在最少的成本之下「有產」,不其望成為「中產」,因為我只是由無產階級的Sperm和egg結合開始,再在一個無產的環境發展成數億粒細胞的個體。

今天的研究主題不是Tai Po Kau的根絲菌,而是在圖書館找出Debian Linux的安裝方法。

08:05 - Monday, Feb. 24,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