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the fuck I should do now?

這是我今天很想說的話,但不說了,說另一些東西。

某天買了一本notebook,不是一部電腦,只是一本四百頁的拍子薄。十蚊,平均0.025元一張紙。現在人人用PDA,我也有部PDA,但我仍要用這一本十蚊的拍子薄取代PDA。我叫這本薄叫Buzzbook。

沉迷於寫這本廢薄,不停寫一些廢話在裡面。聽收音聽到的,看書看到的,看電視聽到的,突然想到的,都寫在這裡。

這個diary很多的內容,都由這本Buzzbook裡寫的廢話「更廢話化」所化成。

這本薄也是我用作出氣之用,寫下一些意氣說話。

今天,我要講的是Time。

Time 2002年的風雲人物是誰呢?

是 三個女人,分別是Worldcom的Cynthia Cooper,FBI的Coleen Rowley和Enron的Sherron Watkins。三個人都是女人,三個人都是因為作為The Whistle Blower而得到這個獎項。如Cynthia和Sherron指出公司可能造假賬,Coleen拍出FBI沒有做足預防措施防止911事件發生。

我不會因此歸納出女人某些特質,但這事件指出,作為The Whistle Blower的重要性。就是要指出個人或者團體的黑暗面,引以為鑒。

例如Eddie兄會時常指點我的Telephone Manner有問題,老婆又會指出我不用心讀書等等。可能街上某個人又指我的樣子有問題,另一人又搢出甚麼甚麼。

但,我絕不想自己成為別人的The Whistle Blower。

因為我的Manner有問題,別人總覺得我在「寸」他。

今天看巴士上的電視,李子雄和米雪扮夫婦,李子雄指米雪不懂和子女溝通。米雪反指李子雄不懂說話。

米雪說,向小朋友說話不能用「你」作開頭,要用「我」。因為用「你」作開頭有責備的感覺,用「我」開始是強調這是個人感覺。

難怪,我講粗口只會講「你個死XX」而不會講「我覺得你是死XX」。

「我覺得點點點」是我要學的句語。就算講了,我仍覺得自己沒有禮貌。

「我覺得」我不像盧梭(Jean-Jacque Rousseau, 1712-1778,法國著名的教育學家,思想家以及文學家)故意在其自傳「懺悔錄」第一章說謊,將不需要的壞根性加於自己身上,以增加虛榮。年青人愛說自己做這的壞事去增加虛榮。

我沒有此必要,因為我要真真正正的懺悔。

今天上課中坐在旁邊的同學問,讀完書怎樣。繼續讀還是做工。

我說:「清潔也不錯。」也釦琲漱␂宏炕A真的做清潔也不錯。

講求Working Manner的Office,可能會離我而去。做人太真實,反而給人的感覺更假。做人太真,卻令人難以接受。真實的黑暗,比虛偽光明,更加令人舒服。

※ ※ ※

有沒有「好的戰爭」的問題,今天沒有想過。

整天都好煩。我想休息一下。明天再想。

19:14 - Wednesday, Feb. 19,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