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今天不會這麼早回家,縱使我的公式下課時間是十一時半。

我本來預定留在學校實驗室做Labs,但最後選擇不做,又是因為一時之氣。

九點半上課,上課之前才發現上的課是我FYP的Supervisor任教。在上課前被她召出來,在同學面前罵了一罵。罵的都是我的工作態度問題。

當然,我要有AQ,面對這些要欣然面對。我也選了欣然面對,但這些說話的確令我不想再做。

一個人走了某處打機,之後再買了個麥當勞上巴士作為午飯。陪伴我的只有 那雙穿得令腳部痛楚的Adidas灰色護士鞋和那播著Nirvana的iPod。

回到家中,又要受氣,好像一個陌生人似的。到底一整天我做錯了甚麼呢?

最後,我選擇睡覺。不想面對任何的事。

14:23 - Tuesday, Jan. 21,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