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音樂界發生的事件,多數都不太鼓舞。

先有Pulp的解散,後有比支樂團的Maurice Gibb過世的消息。另外,九人rap metal/nu metal組合Slipknot都決定解散。

數數去年解散的樂團,有不少都曾經影響我的音樂生活,包括有實驗電子音樂主流化的Leftfield,以及經典Heavy Metal組合Megadeth等等。

長江後浪推前浪,這些樂團解散,也野O人知道音樂潮流的轉變。

Pulp 的解散最令我覺得惋惜。Pulp其實是有如Suede一般的地位,也即是幾年出一次碟,仍有大量捧場客。當年沒有加入Blur vs Oasis的Brit Pop War,更能令他們獨善其身。今時今日,仍然沿用Brit Pop方程式食老本的是Oasis,Blur都夥拍Fatboy Slim投向實驗性Hip Hop路線。

說音樂沒有潮流,只要有好音樂,甚麼音樂都能生存,是過份簡化的說法。

聽 眾的口味與環境一起轉變,難道你認為今天再重造一首Wonderwall, 一首Smells like teen spirit又或者重造一隻everybody need a tb-303就能重新爆發以前風光一時的Brit Pop, Grunge又或者Big Beat巨浪嗎?

Pulp對我的影響,由電視聽到一曲Disco 2000開始。那種自省性而又帶點病氣的唱法和內容,令人著迷。由Different Class轉到This is hardcore,這種自省性更為明顯,更見深沉,可能因為當時Brit Pop已成明日黃花,沒有必要向那個市場靠攏。

到了we love Life,已經見到更為成熟的Pulp。因為已經由黑暗慢慢走向光明。

天時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希望Pulp不是因為「人不和」而解散。

14:33 - Monday, Jan. 13,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