趕及在交學費最後數小時前集齊好學費。

可以說是萬幸,但我仍覺得自已好不幸。

要說不幸有更多人比我更不幸,如有些人吃不飽,穿不暖。

我的不幸是因為我覺得自己好像一個白痴,做事永遠做不好。能力不夠是一個問題,表現的手法也是如此。

我已經慢慢步向末路,更慢慢步向崩潰。

老實講,我的脾氣和EQ也算不錯,起碼我能吃下比別人更大的苦,應負比同齡人仕更大的責任。

但責任永遠做不好。

作為一個學生,我竟有成績不及格,而且不敢說給身邊的人知道。

作為一個researcher,因為時間緊迫,我竟在作實驗結果,不專重實驗精神。

作為一個別人的男朋友...哎!算了吧。

笑著臉對任何人,別人總是回敬我一副看不起,憎惡,不耐煩的臉。

13:26 - Friday, Jan. 10,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