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 天就是看著這幾本書,linux For dummies中文版、MacOSX wev server handbook、Mac OSX Missing Manual、Linux Programming for dummies〔不要看,爆多錯字,因此很多裡面的bash shell script根本不能執行,要自己debug〕以及一本很多年前朋友給我的磚頭書Using Linux〔勁舊,但夠詳細〕。妄想自己可以在十多天學好一種技術。

每天就是在書本堆中渡日。老婆也罵我只顧看書沒有理她。但日間的確無 聊,除了踩單車打打球放風箏外,其餘時間就是看書。說到打球,在吉之○十蚊店用十元買下羽毛球拍兩塊加膠啤羽毛球乙個,自問運動弱雞,只有蠻力。我打羽毛 球好甚麼球也好也會輸給老婆,今天更有一個小朋友加入打球,當然我也是輸,而且輸得十分核突。這種情節,像極電影中當女友是強者男友是弱者的搞笑情節。如 女的在早晨五點起床跑步健身,男的為了伴女友一起,於是一起跑步,但遠遠落後。女的一邊跑一邊笑,回頭看看男的。鏡頭一轉,男的跑到仆晒街但仍帶著一個苦 笑笑向女的。這個時候,請播放罐頭笑聲。


每天五時起床,用空檔時間打開OSX的Terminal不停練習。

學來學去很多的東西都學不懂,假如有地方或者有一部可以不停供應tcsh使用的電腦就實在太好。

發現自己連最簡單的Apple Script, Perl, Python也學得不好,我覺得除了logo之外,我想試試寫比較簡單又有用的Shell Script。

自古成它b嘗試。一兩次失敗就放棄,只會永久失敗。這句說話突然成為格言。

可能OSX的Terminal已經成為我自我實現的地方,證明我仍然存在。

靈格風學好外語也要三個月。我這麼蠢,學一種比學外語更易的電腦技術,我想一年半載,又或者三四年一定會學識。

請給我時間。


報了理大的輔學課程。

報的都是「沒有用」的東西,如存在主義的批判思考、心理學以及解夢。

不停地學這些,因為我個人永遠只得把口,發嗡瘋最在行。其他的課程不是沒有興趣,只是未夠班去讀,而且能否入讀要有運氣。我一生都沒有抽獎運。

沙漠亞飛,又塵又無水。開始感到自己已經轉入末路...

09:16 - Sunday, Jan. 05,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