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家中發生大變。

故事是這樣的,家中的印傭的工作態度因為被其他印傭教唆而變得不知所謂。媽媽十分不悅,向agent公司投訴,怎料印傭反向誣告媽媽。最後反面,於除夕日大炒魷魚。

一個外出掘金的夢破碎了。沒有傭人,可能可以再次回復我對家庭的責任感。


除夕,一如以往,一樣沒有外出慶祝。

一年到晚玩到夠,年尾就想休一休。下午去了帶狗散步,其實我覺得狗隻帶我散步才對。

晚上去了租碟看,這幾天又看了另一堆電影。

最近我去租碟的approah是,租一些沒有上畫的電影,又或者poly圖書館沒有存貨的舊電影。

有一套很有意思的電影,是沒有上畫的The count of monte cristo。中文叫做「大復仇」,完全無謂的中文譯名。但這的確是一套好戲,不明白為何香港沒有上畫。就連電影中心影藝都不上畫的那一種。以前我都有日記講過這套電影,甚至期待其上畫。一年後都不見影,幸好現在有DVD租。

故事就是大仲馬的基度山恩仇記。一個老掉牙的故事,但這個故事是公認的偉大故事。涉及很多問題,例如面對威壓的態度。

故事的結局和小說不同了。但同樣精彩,我不會一直覺得小說一定好看過電影,這不一定是事實。如哈利波特,我會覺得電影比小說好看。可能因為不用花太多腦袋,單看魔術大戰場面便成。

The count of monte cristo一樣,電影和小說都好好看。要用很多的腦袋,由其是那些很刻意前呼後應的對白,以及簡單又很有意思的文句,可以轉化為做人金句。

如I am a count, not a saint!

I am a boy, not a saint...

另外,又看了Cube,中文名是心慌方。電影中心上過畫。Kelly aka Nikitac有日記講過此片。

DVD封面的光頭佬原來只是臨時演員,我還以為是主角。

看看網上的資料,此片今年在港上畫,但原來己經是九七年的電影。

是canada電影,在該國得了好多獎。

以科幻片來說,很低Budget。我估計整個大廈拍攝時只有兩個cell,以不同燈光去做不同的顏色。

低成本,但這個方盒迷宮十分型,而且有很多Maths在裡面。數學學生在破解迷宮時由本身的Prime number進化到Coordinate再進化到Permutation。就像由六年級數學進化到大學精算那樣。那個有點出人意表的結局,似乎隱藏某種意義似的。

由於重看天空之城DVD,才發現Laputa裡都有一個類似Cube的迷宮。今晚仍有租來的電影未看,是Flashdance。是我在poly找了很久的電影。


「一月一日是中秋,有人歡樂有人愁。」這是小學時期作的一句廢話。

如果一月一日真的是中秋也都不錯。

但其實都只是鬼佬年初一。不過一月一元旦又如何,一樣要趕report。

新年有何願望,零二年年尾都在想,但想不到。

直到聖誕那天和親友燒烤,看到炭包上竟有標語一句。

發現以此一句作為願望都不錯,也釵W為工作綱領會更為合用。

「珍惜寶貴生命。」

21:30 - Wednesday, Jan. 01,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