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die日記問了一個好簡單的問題:「本年度你做過甚麼是值得紀念。」

各大日記網頁,如gabefung的,都開始做自身大事回顧。

早說過不寫大事回顧,因為全程有紀錄。

怎料我check check我的日記archive,有些日記不見了。

不過都算了。不要要求太多,我是那些taken for grant的人。


從圖書館借了幾本書。

包括一本被視為OSX聖典的Mac OSX The Missing Manual第一版。果然是聖典,內容適合新手和techie的人。如果日後有錢的話可能會買收錄Jaguar的第二版。

另一本是OSX: Web server Handbook,這一本老實說,不太好看。沒有我想看的內容。

上面說到錢,我申請了馬會的工作。

不知道能否被取錄,但我會在一月二日見工,希望成央e成工?〕。

老婆和姐姐都申請同一份工作,老實講姐姐見成的機會最大,因為她本來就是做這一類的工作。其次是老婆,接近不可能成左漪O我。

無他,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有幾odd。

申請7-11又不成,這一份不成的成數又會很高。

數 天前在深夜看電視重播六十分鐘時事雜誌,內容有關JetBlue的致富之道。JetBlue是一家新開的航空公司,九一一後航空業已經仆晒街,但 JetBlue仍能勁賺錢。原因是這家公司又TQM〔Total quality management〕又JIT〔just in time〕之餘,又不作無謂的業務擴展,只辦自己做開的航線。

JetBlue的CEO叫David Neeleman,曾經成為Forbes的封面人物。

他 有LD〔Learning Disabilities,學習障礙〕。很多人覺得有LD的人都不能成為大器。David的LD是不能專注精神,而且語文能力差。因為他有這樣的LD,他 曾經在讀書時期覺得自己是一個大騙子。因為別人總覺得他很勁,甚麼都懂,甚麼都做過,但其實自己甚麼做不到。

我也開始有這種騙子的感覺,覺得生存本身就是一種欺騙。

今天更見自己的不中用。

膝 頭小時候因為被哥哥發脾氣推在魚塘塘邊的石堆上而大傷〔大到應該縫針那種〕,沒有到醫院,只是自己處理,當時處理得不好現在形成風濕,走路走得太久會很 痛,很累。我覺得當年有小石殘留在膝頭,如果有的話,日後很有可能轉化為類風濕性關節炎。除了膝頭的疤痕外,這些餘患也成了一生的烙印。

今天行得太多,膝頭痛到快炸了。回到家中,只好自己擦點安美露減少痛楚。

覺得自己根本不似一個二十出頭的小子,無論思想能力和身體也像一個五十歲亞伯,人到中年,勞動市場都嫌你老的那一種。

我今天有個衝動去考個A,B電工牌,又或者平安卡,甚至開鎖佬牌。

反正讀完Bio有關Bio的工作都不會輪到我去做,不如考兩個這些工人牌照,起碼我有的是寫在身份證的年輕年紀。

身份證是一種欺騙,還是我的身體?

一切都只是個「想」字,想完我又不會去做。就算去做,都是半途而廢居多。

03:07 - Tuesday, Dec. 31,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