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考試,由頭都尾溫書時間只用了大約三小時,到達試場已經覺得自己必死,做拉Curve部隊,這一科就是之前「棄OM保waste」的OM,是一科自己舉手棄權的科目。怎料卻懂得做大部份,當然我也明白這只是幸運而已,我不會以此為案例,去叫自已懶散。

考了兩科,處於不上不下的中界位置,似是快會完結,又好像要很久才完。又想起了那個希臘英雄,他要將石頭推上山崗,之後又掉下來,再推上山上。如果他只是推至中間,不知他的感覺如何。應該因為石頭已經推至中間而高興,還是故作自透世事般,明知石頭會再次掉下來而敗與起來。

7-11 的工作大有可能會石沉大海,我在想像一個7-11經理如何想像一個大學生申請做7-11。老實講,每個大學生包括我自己都好「黑人憎」,好囂。以為自己讀 過大學就高人一等,沒有怎樣怎樣高的人工又或者必要是文職才做。當我讀完三年,忽爾覺得一個Fresh Grad.和一個中五學生的分別原來不大,除了會花費更多玩更多之外,原來沒有太大competitive advantage。

在元朗回家,突然有一個感覺想跑步。由元朗跑步回家,大約會得花大半個小時,以前中學時代除了窮到仆街,又或者心情不太好才會想跑步回家,浪費多一小時回家,就覺得舒服了。可能是年青人都比覺「浪漫」〔浪漫又可解讀為傻和不設實制〕。

可是最後仍是死死地氣給五元八角小巴公司去賺。

因為太累,而且不想遲回家。也閉O現在責任多了,己經沒有以前穿皮鞋行回家花費兩個小時的機會成本,也因此證明原來責任會令人不再浪漫。對不起,浪漫不是我的本性。

老婆說我思想上已經人到中年,有中年危機。可能因為我真的到了中年,最近很迷七八十年代的新浪漫時代電子音樂。我覺得自己想在這個年代中找回自己的浪漫年代。

不是因為所謂的Punk和Electro復與的Electrolash運動而再聽這些歌,純綷因為懷舊,又或者因為人到中年。

22:19 - Wednesday, Dec. 18,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