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eddie兄今天的日記,除了講那條條例之外,就是講考試。

且戰且退,令人不安之處在於個「退」字。

不進反退,何不哀哉。

現代戰爭,不是單是堅船利炮就行,還要看腦筋。改勝之道,在於何時要退。也即以退為進。單單看看拉登之技,便可知退的利害。

我現在也要退,視乎策略。想來個「棄OM保Waste」,因為時間真的不足。

還有一星期就考完試。


今天噫齱A○一嗚先生的文章果然出名無料到,卻不停在文中自吹自「擂」,人如其名。他指出,討論那條條例是「鬧交」,在「民不聊生」的今天,不應再鬧交,又或政治爭鬥。

又是一篇騙稿費的廢文。

民 不聊生和是否討論廿三條,似乎沒有抵觸。而且有理由相信如果不討論,任由政府通過法例,只會有令民不聊生的情況加劇。因為當外資或本地投資者知道有如此條 例,都會避忌三分,何不到星加坡又或南韓等政治更為開明的地方投資?如報界業者或商業機構會怕洩密又或煽動戰爭被捕,最可怕是家人或者下屬都會被波及,只 要有證據證明他們知情不報。誰人夠膽再在香港辦報做生意?

同情地理解,他的說法是指,在民不聊生的今天,應當將力量轉化到令市民生活富足,不要再去花費精力到無謂的討論當中。

是否有理據支持「討論廿三條」就會令恆指下降?又或者令失業率上昇〔在廿三條發表諮詢文件的數個月,失業率不降反昇,那應如何解釋?〕?甚至令救市幾招失效?那為何不能在民不聊生的今天討論廿三條?

以為條例與己無關,是因為了解不深入。以為人民心裡有鬼,是因為當權者心中有惡魔鬼皇,妖眼看凡人,無一為同類,以妖法限制凡人活動,凡人日漸妖化。

香港幾十年來的成央A在於市民的努力,以及開明的政治和商業系統。

在混亂的世代,當法治一再敗壞,成扔L望,妖邪四起,是否應該大聲呼叫我的存在?

冥河呼喚我....

02:56 - Sunday, Dec. 15,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