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試期間,迷上了一套法國片。

其實我就是這樣後知後覺,看雜誌才知道有這樣的片。

這套片令我重新思考一個詞彙的意義:「創意」。

先說說這套獨立影片,是一班志同道合而又喜歡日本戰隊片的朋友拍的一套業餘戰隊片,名為France Five Jushi Sentai。正如其名,是法國人拍的,不是日本人拍的。大家都可在他們的網頁download下來看看,如果你的戰隊迷,包保你會覺得精彩。

記得某次電視的八卦新聞節目報導理大Umovie的那一隊Auntie,姐姐已經邊看邊罵,最後節目主持人加上了一句:「不要說香港人沒有創意!」姐姐的反應極大,她說:「創甚麼意,這也一樣是抄襲!」

可能是因為她也是一個創作人,這樣的反應是可以理解。老實說,我也不會說這樣為創意,甚至以此一例子歸納出「香港人有創意」,更是言過其實。普遍香港人是否有創意,大家都心照。

其 實將大紅娛樂組合作一個「克隆」(Clone)又或者「嘲弄組合」(Parody),外國早有,曾經紅過上過報紙的有The Beatles的克隆Beatles Mania,之後又有Oasis的嘲弄組合No-way sis。他們不單玩他們的Cover,更加連形像以至行為都抄到十足十。

你問我這些組合是否有創意,我都會搖頭說否。我們只能說這些組合大膽,敢去做別人做過的事。

Aunties,我覺得也屬於這個Clone或者Parody的Level。當然,說得更差一點,是riff off。

那麼France Five到底是否屬於創意的Level,很難去界定。

就算節目的流程,隊員的動作,隊員的色彩,以至人物的性格,或多或少都有日本戰隊的影子,但他們都有一定的創作成份。例如隊員的職業,都很具法國色彩(廚師,紅酒試酒,音樂家,麵包店店員,Fashion Designer),甚至連故事都有法國色彩(保護鐵塔)。

這種東西,明顯比Clone更高一層次。

香港人有一個問題,就是不太能分別抄襲和參考。

他們會怒罵某某電影∕劇集抄襲某某日本動畫,卻也怒罵某卡通片沒有播放日本原裝的卡通片片頭。

又或者在罵XXX是假王菲∕假鄭秀文,卻照單全收Aunites。

這是怎麼樣的邏輯。

其實克隆與否,在起步時都不值得罵,因為誰人都經過克隆的階段。要抄得到別人的那一套,我們才能發展出自己的東西來。

問題是,會否沉迷於克隆的階段,不思進取。

看著France Five一年拍一集,由最初第一集很爛(如八十年代的特攝片),到現在很專業,拍得住日本拍攝的那些。(注意:France Five只是業餘性質,沒有專業的拍攝器材,更沒有太長影畫村讓他們爆模型。)這是一種進步。

先 是抄襲,繼而參考,最後自有風格。每個人都是這樣,我年紀小時行為模式抄襲父母,現在已經不像父母了。又或者,以前設計的模式抄美國,現在你說我在抄甚麼 呢﹖以前玩音樂抄Atari Teenage Riot(就連名稱都要和ATR一樣有個Riot字,故名為Chainsaw Riot)的Digital Hardcore,現在又不知是甚麼風格了(可能因為已經減產)。

希望法國能因此片發起而慢慢進身國際特攝片市場。


最後,姐姐的那條曲架小狗沒有引起家變。

15:22 - Monday, Dec. 09,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