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深夜在女友旁爆哭,因為我實在頂不順那極為高壓的生活。我覺得自已好醜。

今早和女友出外,地點是維園,看的是一個有關狗的show,女友和姐姐都喜歡狗,那就一齊去了。

在到維園一地是狗,哥基比高約瑟曲架金毛尋回犬八哥甚麼甚麼(可是我最喜歡的狗種是雜種唐狗),再看看警犬的表演,是開心的。

可是突然想起昨晚在的士上聽的一個電台廣播劇,就不再開心了,可能又是我那過份的憂國憂民的感覺影響。

電台廣播劇名為十八樓C座,是極為老牌的廣播劇。昨晚的內容講到維園竟能容釭秣朱i入(本來是不淮釭滿^,可是數年前的「國殤之柱」(劇中誤說是「民主女神像」)卻因為政治理由而被迫離開,就連大學都不肯展出。「民主訴求」的價值為何﹖紀念當年的死難者的價值又如何呢﹖

在今天的狗show,有何志平作開幕演講。

他指出搞如此一show的目的,是要推動本土經濟。除了愛護動物協會之外,另有搞一大堆攤位,賣這賣那。到頭來的目的淺而易見,都是想達到「塘水滾塘魚」。

其 實,推動民主,也可以是推動所謂本土經濟的一種方法。每年六四,都有過萬人出席,追悼會可改由政府辦,改篇成Woodstock式的大型搖滾音樂會(如當 年的民主歌聲獻中華)。旁邊賣T Shirt搞茶座賣六四光碟,我相信可以更有力發展本地經濟。看看另一個中國人聚居地台灣,他們的選舉也是一個民主進程,搞選舉難免用錢,如製造選舉宣傳 品,這也是所謂的本地經濟。

可是,看看我們這個要搞廿三條去擦鞋的政府,當然也想和中央政府一樣同流合污,只想人民慢慢忘記這個國恥。說到選舉,更是可笑,我想我們有生之年都不會見到民選特首,只見不用宣傳沒有政綱的小圈子選舉,應名為「吮舉」才更為恰當。

說完了這些,請政府告我吧!我想成為那條已經被欽定通過的廿三條第一個受害者,讓世人看看此一條條文有多擾民,更能成為拑制異見言論的鐵證。

Fuck...

將會有一個臨時meetup,是參加十二月十五日舉行的反廿三條大遊行,詳請未定。自由參加,有意到在下guestbook簽到。


今晚飯後與女友行糖街看玩具,看到很多,但都不買。其實合眼的很多,很多都想擁有,付款的是我,我仍算有錢,可以買得起。只是在這樣想:「將購物看成是送一件禮物給自已,再看看自己的Performance,到底值不值得自己送自己一件禮物呢﹖」

結論:不值得。

原因:無論在對待女友,校內成績,FYP進度,壓力處理,都不合乎要求。

處理方法:禁止自己買東西來玩。

最後,卻萬寧和女友分享有三只出奇蛋的禮盒,買給自已的東西價值十八元。

買完覺得自己不值得得到,因為覺得自己好像在美國生活的小朋友:看完電視廣告那有隻手在玩的乜乜乜好玩,就到乜乜玩具店買。也覺得自已自制能力不足。

突然想買出奇蛋,除了因為懷緬以前好恨買三元半(現在已經要七元一隻)一個的出奇蛋有朱古力有玩具之外,也想玩玩電視賣廣告的「網上奇遇」。

網上奇遇都好好玩,那些Flash做得好專業,甚至有現役配音員(我討厭「聲優」一字,這裡是香港!)為短片作配音。

買 完這個,要自制一下。因為我發現自己連自制能力都不合格,更不值得收自己送給自己的禮物。財政緊繃,只有用這樣的方法。反正考試,就玩少一點,買少一點。 也雩g過考試,又經過努力令FYP重回軌道,我會買一部eMac獎勵自己,因為剛剛有耶誕節減價,七千九元,抵爆,可是賤物鬥窮人。

總之到頭來,只覺得我是行屍走肉,無無謂謂,為消費面消費。


另外,我生怕明天我家會因為姐姐拿一隻狗回家養而引致家變。希望沒事。

03:57 - Sunday, Dec. 08,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