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已經說過,和不知所謂的人在一起,不覺得是甚麼惡事。最差最壞的,也令自已憎恨自已的,卻是要認與這個人是同一黨的,又或者同一家的。

一生之中,不停地受人閒氣,好辛苦。最慘是受家人閒氣,更加辛苦。

女友說得對,罵人是企著罵的,不是一邊行一邊罵的,而且如果罵人要罵得人服氣,請不要加上自己的主觀聯想,是半小時就是半小時,不要先出口一個「兩」字,再改口說「成個鐘」。

心理是一種很神奇的東西,一舉手一投足已經知道一個失敗的人,其心理狀況是多麼的低殘。

罵人是一種藝術,最高超的那一種,是罵完人,別人會很服氣,甚至多謝你的指點。最低能的那一種,是只是得把口罵,罵完別人當是狗吠的那一種。

可惜,世界太多這一類的瘋狗。


今天出外,沒有太多特別事,很累,花了很多錢。

Blythe也玩cosplay,扮的是怪盜St. tail中的芽美。


今日由於太累,明天再打長篇文章。

00:45 - Sunday, Dec. 01,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