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飽飯沒事作之人一個。

以下圖片本來想用大量的文字去介紹,最後決定只用數句說完便算。

以下圖片是有一套飛虎隊電影在我家旁邊拍爆破場面時影的。聽說快會上畫。

扮演惡棍的譚耀文

爆左啦!李文彪,做反應!好好!好型!


一直在想,最理想的日記是怎樣的呢?

這個日記存在了一年多,但卻沒有見過一份像樣的日記。

日記應是記事的,一篇好的日記,應該是一篇寫完交比中文老師批改之後,會拿個甲等之後貼堂的(笑!)。我也不知為何會因為日記而認真起來。

於 是我看篇自己的日記,不像nikitac那種滿有「玩味」的感覺,也沒有gabefung那種專業的感覺,也沒有eddietys的那種哲學層次的反思, 也沒有rosery, cons等等的藝術氣質。當然,偶爾也可能找到這些感覺,但感覺上仍像一些殘餘的飯菜。感覺上,就像現實事件,經過攝食和消化,再在電腦和網絡嘔吐出來的 文字。

也不想這個東西成為時間記下我有何事決定了但因為懶沒有去做的帳單。

日記是一種自由的文體,由其是網上日記。但自由之餘,也不想只是記事那麼簡單。

我想的感覺是,每種感覺都有,是一種美麗的嘔吐物。

以下,是我用了點時間去計劃的嘔吐物,但仍不是美麗的:

星期二,三點零八分。

身處於嘉利大廈對面的大x活,吃著遲到的午嚏C

九六年十一月的事,大家可能仍有記憶。

最有記憶的可能是那被活火吞噬的黑色人影,但到底他/她是誰,大家都不會知道。

六年了,當中發生太多的事,回歸,金融風暴,九一一,大家已經忘記了這所大樓。

大樓因為時間的飛奔而停下來,黑色的身體仍在旺區的某一角靜坐著。

在快孺悸漱Q分鐘,落地玻璃令我可以看著這憧大樓。

我看這憧大樓,就像一個遊客一樣,似是在某個歷史事件的遺址那樣。

這座樓所引起的恐懼,只有死人和火警,頂多只是一套港產片。因為他沒有如九一一那種可怕的倒塌樓房,以及背後引人入勝的陰謀,就有如一套大製作的荷里活片。

將死人和電影娛樂相提並論,像是對死者的不敬。但政治這個遊戲,現實戰爭要的是傳媒支持。戰爭是電影,傳媒是電影院線。可是,小布殊已經在這個爭院線的戰場輸了,每個院線都因為觀眾壓力而上這套電影,但同時也放其他對手的影片。

We love this game!

16:29 - Tuesday, Nov. 26,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