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想講有關今晚diaryland Meetup的事情。已經發生了的,希望明天仍然記起。

因為這個diaryland Meetup參加與否,與女友吵架。她不想去,我卻想去。

我堅持要去,我一個人去,令女友不高興,哭了起來。

回到家中的情況更壞。

由於女友現在不用上班,我卻要上學,故時常都獨留她在家中。我其實已經盡力抽時間陪她,放學會盡量早回家,不做不緊急的實驗和工作,又或者將溫習做末珣嬰亄`夜。時常回到家中都是沒有足夠時間陪她,今次更因為去玩而不理她,更令我覺得不安。

今晚她仍不開心,明早黎明做完末狶琱S都早早離家上學,那即是到明天我放學六點半,我又再次拋下女友不理。明天的iPod也不知能否成行。

昨天說過,缺睡之下,日間課堂的我的成績表是垃圾,回到家中侍妻我的成績表又是垃圾。

今晚和eddie談的都是哲學問題,因為這個短短的哲學對話而引致我和女友之間的問題更大。

廣義的「價值」根據我和eddie今晚的共識,是指經過認知後,兩者的相對價值。

eddie也提醒我尼采的一句說話:「自我製造價值能夠避免被虛無侵吞。」

我這樣的失敗者,只有在無線電課才能自覺地成為英雄。

回到現實,我只是一個被虛無侵吞的垃圾。

02:54 - Thursday, Nov. 07,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