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溫習Pharmacology時,發現原來陰陽相對的定律,是一種二元式的平衡狀態。
    Antagonist對Agonist 正如 對人歡笑 對 背人垂瓷A令人想起本來被視為救世主最後卻被說成夢魘的文字推理學能測驗。
  • 深 夜不知幾點,仍在溫習Pharmacology,電視播著的是魚樂無窮,發現幾好看。黑色魚哥哥在追剿黃色熱帶魚小弟,小紅魚妹又在和藍色天使魚哥哥在嘻 笑。由於這是一個電視節目,縱使看的只有我這些無聊人,你不會在電視畫面中找到魚缸中最有用的清道夫。魚缸,竟是一個小型的人類社會,難怪電視台都要用這 樣的節目作電視的Screen saver。
  • 時常都有人說魚樂無窮會看到有人餵魚,又或者可能會見到潛艇飛過,我看了接 近兩三小時都看不到。與其要留意電視去追逐這些可能不能追逐等到的畫面,不如好好去溫書,追逐一些可以捉牢的東西。佛堂∕素食館外會有一些小小本的佛書任 人取鴃A必有的書本是地獄遊記,又或者一些素食的煮食方法。最記得有一次看到一本這些小佛書說,名利就是一些虛幻的東西,追逐不了,去追反而自找麻煩。將 這句話引用出來,卻又成了另一個夢魘。
  • 五點鐘是魚樂無窮轉回到那個「彩色圓形Test Panel」的時間。由生動的魚類畫面,轉到冷冷的,由機器產生的畫面,就像快樂過後的虛無感覺。感到一切也只是一場空,到頭來發現,原來魚類畫面和那機器產生的畫面,其實作用畢竟是一樣的。
  • 這篇日記不停出現夢魘一字,難道真是心裡有鬼﹖
  • 十蚊飯也因為增加競爭力而變成九元八角。在讀Management and Organization一課中學過,商業策略不外兩種,要麼是價格領先,要麼是款式領先。如果將那兩角計下去,可能農夫少收了幾仙,可能油井方面少收了幾仙...
  • 清早看台灣的TVBS新聞,講到快要進行的北高選戰,發現台灣的政客會指政敵如「特首」般無能。

05:19 - Thursday, Oct. 31,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