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了部iPod給女友,其實都不算是送,是兩份用。當然,女友會用多一點,因為我有一部MD。10G的版本,原價三千一,我們說不要Remote耳筒不要皮套,減了五百四十蚊!也即是二千四百六十落樓,算抵,起碼比買個用記憶卡的MP3 Player抵一千倍。

    由於我們的iPod不要耳筒,我和女友又到旺角買耳筒。女友很想要一個如我平時用的Technics DJ耳筒(五六百),但由於買iPod已經用了很多錢,再來一隻Technics我可會超出預算,最後買了一個我最討厭的品牌Sony所出品的DJ耳筒。

    回到家中,將一大堆歌放入iPod,很多的歌,大約有五六百首。用了十分之一的容量,但只是吞吐了女友的唱片的歌曲和一部份我們都要聽的Eurobeat和Techno。假如將我家我想聽的歌由唱片塞進去,相信就算50G都未必夠用。所以我要選擇一下。

    現在仍在玩耍這個白色的東西,由iPod的耳筒傳來的是Duran Duran的Reflex。

    我和女友有資格參加iPod Meetup了!

  • Microsoft是不是白痴了﹖人家Switch你又來Switch廣告。人家一罵又即時扮叉燒收起廣告。可是網上的資料,可不是你拿走了就表示永久消失。Microsoft發癲紀錄!這個廣告真的好搞笑。人家蘋果的Switch用的是真人的告白,真人的相片。微軟用的是Stock Photo加公關公司虛假經驗。

    一邊講PC和Mac和平共處去推銷Mac版Office Vx,一邊卻搞出這樣的笑話去推銷Windows XP,這家公司也算搞笑!

  • 大學生是社會上最受爭議的一群,原因是一方面被指貪圖逸樂,一方面又因為整體質素下降而被社會指斥。有些指控固然有理,的確是事實。但社會上同時亦存在著為罵大學生而罵大學生的人。理大民主牆本來只接受大學的教職員,學生(留下姓名及學生證號碼)的人仕發表意見,但我有時也會見到友校(大學)的同學發表意見,多數都有留下大學名稱及名稱。我一向都很喜歡讀民主牆上的文章,原因不是我對校政或者國際政治特別有興趣,而是我想打發一下時間。

    民主牆現在鬧得最大的是宿舍貨不對版的問題。經過了兩日理大info day,今天發現那篇列出宿舍問題的文章被人寫下了:「大學生不知所謂!」後面寫,大意是不考慮自已付出多少,只貪圖逸學blah blah blah,就有如維園亞伯那一種指控。

    根據此一發言者思路和發言的質素看來,似是兩天到info day看升大學資訊的中學生∕外人所為。

    大學生是否不知所謂,我想不能單就此事就輕羸蚸w,原因這根本和大學生是否不所謂無關。大學生付出了比起全港所有大學最貴的價錢去住宿舍,卻不能得到滿意的服務。在今時今日經驗不景氣,付出如此高昂的費用還不算付出嗎﹖

    我覺得這和大學生質素無關,這純粹是爭取應有的服務的個案。就正如中學生都會拿不能read的老翻去換一樣,又或者買到defective Product去商店換一個好的那樣。難道因為爭取應有權利,就是不知所謂嗎﹖

    我不怕聽到別人指摘包括我在內的大學生,但請在指摘之前,想想這個指摘是否有理。

    這樣的指摘,與以下的指摘無異。

    「大學生食飯食一碗,大學生不知所謂。」(那中學生甚至老人家都食一碗飯,又是不是不知所謂﹖)

03:42 - Wednesday, Oct. 16,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