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覺得我是一個可以面對壓力的人。但我現在覺得我不是。

以前會為自已做自已的事,例如寫軟件,畫公仔,現在不會,得不到這種自足的感覺,每天只在工作,工作之外就是睡吃拉。晚上沒夢可做,原因除了因為太疲敝之外,也因為睡醒才是惡夢的開始。

不喜歡辛勞不是我的性格,故我仍是會去上學(早上九至六),上學後繼續我的學術研究(六至不知幾時)。沒有自已的時間,沒有了。我不怕勞苦,但我怕壓力,我怕別人故意說給我聽的說話。

最近時常胃痛和頭痛,整個星期都是如此,我知道是因為壓力過大而引致,我想我是時候減減壓。但我覺得我連減壓的時間都沒有之餘,更成為一種加壓。

23:57 - Thursday, Oct. 10,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