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國某間video production house推出一系列的變態影帶,內容很簡單,就是用一點點金錢指使一些失業流浪漢做一些自我毀滅的行為,例如跳橋,互相打架等等。聽說十分受歡迎,聯邦 警察正採取行動取締這些變態影帶流通。可是他們卻不得要領。影帶的製片人,是美國某大電影大學畢業,他接受傳媒訪問時指出,他推出這種影帶不是要提倡暴 力,而是指出政府忽視流浪漢的權利。

    報紙頭條講的是大學招請人做實驗白老鼠,以前每個人都怕做,現在人人為了八百元酬金仆倒去做。標題旁的語句是:「人窮志短。」

    以前電視節目送出的,是一百萬獎金,人們都覺得不足夠。現在只要提供一個就業機會,已經算是一個頭獎。就是因為香港人已經明顯地人窮志短。

    其 實這種節目,追索源頭,是來自極高失業率的南美國家阿根廷。為何我會知道呢﹖因為我在九七年香港十分好景時,在報紙的世界奇聞版一角看到一篇報道,就是講 南美的這種節目。當時那篇報道的用字是:「對失業者自專的嚴重打擊。」可是現在呢﹖我未見過有任何媒體再敢用這樣的字眼去報道香港的這些節目。一句話:他 朝君體也相同。

  • 這幾天處於迷罔的狀態,有時甚至被虛無侵襲。今天做一些藥理學的實驗,看著小老鼠在打架。我們要將酒精和安眠藥同時用針筒打入小老鼠體內,小老鼠即時失去知覺,到下課也不醒來。看著牠只能呼吸,不能動彈。
  • 今天和女友及朋友K到工聯會報課程。我報的無線電,幾freaky,在我問還有沒有位,那位亞姐說:「十幾廿個都有」。女友及朋友K想報kick boxing,但全滿。之後想報yoga,都滿。最後,她們一起報跳舞,跳tango。

23:07 - Tuesday, Oct. 08,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