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已過,現在仍說秋意,已經明顯不合時宜。這天的天氣,已經明顯入秋。這個秋意漸濃的月份,以前會想起野外旅行,行山,燒烤等等活動。現在作為大 學生,想起的卻只有mid term測驗和做不完的工作。幸好這是最後一年,期望明年這個月份,我能夠常做上面說的活動吧。起碼,我覺得這些活動是比較健康的。

今天其實過得幾好,只是有點不明白的驚悸,部份來自學業上的,部份是因為另些原因,總之覺得有點說不出來的驚慌。可能是怕失敗,又可能是怕現在的自已承擔不起。總之,現在有點震憟的不安感。

今天只是陪女友去學打球,她總於都上第一課。我在山上的球場外溫書。

陪她打球後,和朋友∕女友的好朋友去食飯,飯局後在海旁聊天,說到陶多多的問題。以上的文字目的只在記事和抒發情感,就像那天meetup討論為何要寫diary的原因:「取代ICQ INFO。」

今天想寫一些久久沒寫的東西,簡單而言,又是打氣文章。

今晚的海旁聊天,大家看到對面海某橦大廈上有一個發光的霓虹燈,是那個代表香港的飛龍標誌。我們在討論這個東西,到底政府是否值得花幾百萬。

又記得某天,和女友討論新十元紙幣,個人覺得像陰司紙,又或者因為印刷錯誤而用來墊水果的印刷品。總之如果我是政府,我絕不會接受這種超爛的設計,縱使擁有幾千幾萬種防偽特徵都不接受。我總相信,同樣有幾千種防偽特徵,我相信總有人會設計得更美。

政 府時常都說我們應有新思維甚麼甚麼,講得美倫美奐,能否做到,而這些所謂新思維是否為人所接受,卻是另一回事。又記得某次去社區中心教授剪接技巧,有個中 四的學生說,他一定要入理大設計系,但他卻對設計沒有任何常識和概念。設計是一種表達新思維的方法,很多人都認為設計是很簡單的一回事,事實卻不然。因為 有很多人以為設計很簡單,又或者靠天生,甚至不用讀書也懂設計,甚至會賺好多錢,也因此很多人也會想去學設計。在我很幼齒時仍有此想法,我也覺得我應讀設 計系,但想得老實一點,我發現我不行。沒錯,屈服於事實。

我們要有「新思維」之前,更重要的是有「確當的思維」(也即既正確也適當的思路∕ 思考方法)。新思維只是確當的思維的一個更高層次。當然,也有人可以打破確當的思維而去設計,但成左漸u佔極少數。試想想太陽能電筒的例子。例如一個人要 設計出美麗的圖案,他最基本就是要具有一個「確當的思維」去決定任何圖案的美醜。假如連這個思維也沒有,又如何知道他用「新思維」設計出來的圖案為美麗的 圖案﹖故此一個出色的設計師除了要具有新思維之外,也要有美學的基礎,繪畫的基礎,甚至色彩科學,心理學等等的基礎,才能成事。

又拿新十元 紙幣作為例子:在紙幣上加上幾百幾千種防偽特徵是新思維,甚至將人用的紙幣設計成陰司紙一般都是新思維。但這個「新思維」卻忽略了「紙幣會用來封利是,利 是是有吉利的意思,我們不能用陰司紙封利是」的「確當思維」。當然,單單看政府鼓吹反智文化,政治正確,又或者缺乏分辯對錯能力的整體思路來說,不難歸納 出其思路缺乏「確當思維」的現像。在缺乏「確當思維」之前,卻在講「新思維」,這不啻是在竹竿上興建空中花園那般,根本不能站得住腳。

就趁廿三條未立法之前,我想是時候要說個夠要說的說話。

01:28 - Monday, Oct. 07,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