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感

  • 開始好煩,好像男人都有週期性煩腦似的。
  • 時間的緊迫永遠是一個大問題。
  • 昨晚了豪一晚,沒有歸家,在女友家中睡。早上起床口袋只有廿元。旺角到理工的MTR用了四元,下午的午飯是理工十蚊飯加免費清水一杯。放學理工回家用了八達通留下的一元餘值,口袋留下的六元剛剛夠搭小巴。回到家中,除了欠八達通公司十元,還欠了很多很多的人。
  • 我的文章終於在Maczin登出來。編輯將文章的用字改了很多,改了很多廣東∕北京語法。令我覺得,原來我的中文,還要改進改進。

diaryland meetup

  • 注意:以下日記是拿著powerbook,在課堂上或者下課時寫下的,目的是想在shortterm memory最有效的十四小時內紀錄想紀錄的事。另外,在本文中,「倫敦金」一字代表apple technologies或者macintosh。
  • 女 友昨晚不加班,我也加快完成我的實驗工作。為的,是早一點到達diaryland meetup的場地:尖沙咀甚麼甚麼酒店樓下的starbucks coffee,我們的到達時間是七點七。不太喜歡到starbucks,因為我不是那一類飲咖啡食氣氛的人,就連飲個mocha都弄到滿手奶油,活像個鄉 下佬。
  • 本來在桌上放的是我花了三角錢在學校laser printer印出來的黑白diaryland meetup logo。但女友不停地抱怨這個東西十分核突。於是用手頭的powerbook,在photoshop中再畫一次。
  • 第一個到達的是gabefung,幸好之前在他的日記見過他的樣子,不過其實認不到人也認到他的iBook。假如要分類的話,gabriel是屬於smart的那一類型人,講每件事都有紋有路(由其是在「推銷倫敦金」的時候。),同時也十分地pro,只是有時候比較沉默,可能是在適當場合說適當的話吧。
  • 第二個到達的是eddie兄。其實我們下午在校園見過面。其實我和他以經很熟,沒有甚麼感受可發表。但為了滿足各位讀者的好奇心,我也是要寫:他有控制場面的作用,他昨晚比我認識的eddie健談。
  • 因為nikitac放工時間的關係,她遲了一點到達。在大家等待她到達的時候,我們要求gabriel給我們看看他的作品。嘩!不單止剪接和拍攝技巧了得,就連解釋片段也十分專業。但我覺得他仍要學習字型在影像中的應用。好難架!
  • Kelly aka Nikitac最後到場,其實之前已經見過真人的了。她是屬於型的那一種,好型!也是屬於健談的人仕。不知怎的,我覺得她很像很典型的女性mac user那一種型格,哈!她已經是一個老麥客了,我指的是使用經驗,不是年紀。
  • 大家一齊去食飯,地點是新港的city super。就算那個美食廣場再大,大家竟都是光顧同一家店舖。
  • 食飯過後,大家就開始了吐談會。開始時大家都比較「生」,我和女友作為host,也似乎不太能引起大家吐談。我覺得真正令氣氛沒有那麼緊張的是KELLY。
  • 大 家甚麼都談過。由倫敦金,到iPod,到基本法廿三條,到為何會寫diaryland等等。到最後,都是回到去向在場的eddie這位PC用家大力推銷倫 敦金。在討論到大家某一個日記的意思時,gabriel的AP iBook很有用,可以即場重看某一個日記,甚至一起去看謝○鋒判案的結果。
  • 拿起Gabriel的iPod,必做動作是看看機裡有甚麼歌曲。裡面竟有我的dancer的remix版,一奇。
  • Gabriel的iPhoto有很多奇怪相片,二奇。
  • 倫敦金是一個很好的題材,我覺得有兩個以上的麥客聚在一起就是一個必講的話題。可是,同時也悶倒了在場的兩位PC User。
  • City Super打烊後,大家到樓上的新港機舖,是女友提出的。
  • 在女友半推半就下,跳了一局para para paradise 2和ddr 7。好核突。
  • 在機舖,講的話題都是有關玩,遊戲機和玩具等等。但講的都不是新的,是舊的,如任天堂之類。
  • 轉換地點到文化。文化是一個奇怪的地方,有點百感交雜。
  • 到文化就想有酒到肚,三位男性都在我推引之下,到七十一買酒。
  • 在文化見人拉鋸琴,很奇怪的樂器,出來的聲音很實驗。(UFO登陸的聲音),Sample來作Techno/Trance相信會很迷幻。大家都試玩了幾下,也聽了一些很pro的人表演。
  • 到了文化某處,大家開始第二次吐談會。開始了經驗分享環節,例如生意成孕2捃g驗,又或神怪的經歷。同時,也幾悶。
  • Nikita趕車走,她早走了。她走了之後,講的話題,卻回歸一些比較basic的。例如講理想∕講童年∕電影等等。Eddie和我更開始講粗口...
  • 最後散會時間:兩點幾。

23:05 - Thursday, Oct. 03,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