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友在我家居住四日五夜,創下了居住最長紀錄。這幾天,我做了潛水皇。沒有在其他同學朋友面前出現,也缺席了星期一的課。現在想起來,總有點罪惡感。
  • 星期五在348 clubbing,但不太盡興。
  • 數 天來,我和她一起玩一個網上遊戲,是在shockwave.com的ink link。玩法類似外國的pictionary,又或者我們常常玩的畫圖估字。由於要畫畫,用powerbook的touchpad來畫畫簡直是惡夢,於 是在床下底找回一塊usb的wacom畫版來玩。反正裝好了畫版,卻詩興大發在photoshop畫了幅畫,就是上面的那一幅了,意念來自大雄的媽媽。太 久無畫,有點生疏。
  • 國慶日,沒有唱國歌,沒有亢奮的心情,沒有黃金週,有的只是一天假期。不想慶祝,也不值得慶。看見中 國銀行外的國旗,很想拿出打火機燒成灰燼。對不起,我沒有這一種形式化的愛國情感。女友和友人在我家燒烤,我們在一個燒烤爐上試盡多種國家的燒烤方法。港 式美式韓式,乜式物式。吃得最多的,反而是粟米。
  • 看女友買的popteen,總會將一個人的衣著分成甚麼甚麼系。例如神戶gals系。在回家途中看roadshow,見到張五常用英文講聯繫匯率。我想,我和張氏,都屬於香港瘋狂系人仕,講的不是衣著,而是生存態度。
  • 明天又要上課了,但各位請記緊:明天是diaryland meetup日子,時間是晚上八點,尖沙咀Starbucks。我應該會早到,在桌上放了一個牌和powerbook,見到的話,而你又參加了的話,走過來便是了。

23:30 - Tuesday, Oct. 01,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