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來都很累。休息時間是有的,但總是不夠。

得女友諒解,我和她之間已經沒有問題。仍是成雙成對的。

中秋日間和女友 去買料與幾個para para朋友火鍋,三十幾度火鍋,家中的空調正好又壞壞的,最後在空巷火鍋。在女友出外接朋友之時,我在家中清潔清潔。說實話,我家的潔淨程度可以用劣來 形容。媽媽和我一起用水喉清洗,又要一邊去刷,再要將不要的垃圾搬走。就這樣做了一個半小時,勞煩了媽媽,真對不起。

大夥兒到著,大家又吃又喝。姐姐竟然認得到場的Para Para舞蹈總會主席,話「以前報紙登過吽v。

主席和主席夫人走了之後,留下了一位未走,她和在下女友很好朋友。

她留在我家作客食晚飯,之後燒煙火。她十分大膽!

總之今年中秋,可能是多愁善感吧,覺得有點失落,縱使大家都玩得好開心。

喜是今年女友成為家庭成員一起慶祝。可是上年仍然有祖母主持拜神賞月等等儀式,就在兩個中秋之間,她在車禍中傷了,現正在老人院。另一令人沮喪的是,上年姐姐仍然健步如飛,今年賞月她卻坐在輪椅上,看到她的活動能力又再次差起來,總令人不禁鼻酸。

00:13 - Sunday, Sept. 22,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