仍是美國時間的九一一,香港已經是九月十二日。

一年前的香港,九一一大難過後,由這天開始,經濟由金融風暴後頗為回復的經濟小陽春,直插第二次經濟谷底。

憂心忡忡,睡不到覺。聽著收音機,由八號波轉三號波,到現在停風停雨,都是睡不到。可是現在卻不想去睡,因為現在睡的話明早可會起不到床。

這個長長的晚上我看完了整本李天命的新作「從思考到思考之上」。最有趣的是講到浪漫那一部份,一個思想家也會講這個話題。

女人先天肯定比男人浪漫,這個是事實。男人根本不浪漫。男人為了討女人歡心,而出現「後天浪漫」。正常男人那會去記拍拖幾週年紀念日﹖為了女仕們,男人浪漫起來,去記這些東西。女人可不要覺得男人假,這可是為妳們而做的!

另外,更有「日的浪漫」和「手段浪漫」。


昨晚看九一一紀念特輯,用了一段音樂作背景音樂,十分悲哀。那段音樂是Adagio for Strings,是Samuel Barber的作品,屬於復古派新古典音樂。

某次機會我買了William Orbit(麥當娜前監制)用Ambient方法重玩的版本的黑膠,背面是兩隻Trance版,分別由Ferry Corsten和「濫流行Trance掌門人」ATB主理。晚上睡不到,聽著這個。

另外,此日記的版面改造中,希望不會「爛尾」。

04:18 - Thursday, Sept. 12, 2002

-----------------------------------------------------------------------------------------

Harmony, Harmony

背景音樂:Radio #1 Senor Coconut's "Rumbamambochacha" remix - Air

本來想拍一張外邊風暴下混亂情景的照片,最後想清楚:這個世界已經夠亂了,反而要珍惜的是安靜。最後拍了這個掛在我房間門外的Miffy公仔。無聊,但我覺得這個公仔代表幼稚、沒野心、和平。

九一一一週年紀念,同時因為風暴大家有半日假。這個半天,你會做甚麼﹖會否想起一年前的情景﹖

當晚亞媽話飛機撞樓,即放下工作看電視,一看就看到四五點。現在看回去,總令我想起驚兆中的人民追看電視新聞看外星人新聞的情節。

之後的那一天,大家仍要上學上班,股市仍是開市,記憶中我在那天看了一套電影,但是那一套已經忘記了。街上報紙賣斷市,我是在九月十三日才看九月十二日的報紙。

看到今天Yahoo!的版面轉為灰色,去紀念九一一。

香港,也陪滂优O提醒我們,我們仍然要提高警覺。

今 天沒有上學。在家裡Mix歌,將十隻歌Mix在一起,用了一個下午。好了,那九月十二日至九月十六日之間的日子,可以轉注於那份Report。其實應叫 Proposal,但我覺得是Report。因為那份Proposal中很多的東西已經做完了,還算甚麼Proposal﹖

在風雨中,享受了家中半天的安逸,在家千日好。

黃昏是風暴最接近本港的時候,我竟要在這個時間到魚塘修理機器。風和雨打過來,拿著那弱少的雨傘,我也快被風吹到魚塘去。回到家中身體就只有濕。都是那一句,在家千日好。

以前覺得打風很好玩,愈高風球愈興奮。現在覺得,這東西根本不值得興奮,可能真的長大了。在這個世界性的紀念日,本應靜默哀悼,也釦磣@Miffy,在嘴加個X,少說點話會好一點。

19:23 - Wednesday, Sept. 11,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