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三世發。

星期六,晚上的地點是文化中心。下晝先來的是剪光了的頭,是女友用電刨刨光的,我很喜歡這種超短髮!洗頭一分鐘即乾。

晚上,到達文化。當晚的Para Para活動由我打碟,今次由期緊張,因為有日本的TMD到場表演和帶領大家跳舞。我覺得很榮幸,能夠為大家打碟。TMD的成員也因我的Remix版歌曲而笑起來。而且更因應Remix的聲音而瞼X動作,果然是國際級水準的表演隊伍。

當晚由於很熱,又因為我將歌曲的節拍調快,大家跳到汗流浹背。

事後,女友和TMD的某幾位成員聊了兩句。


星期日,女友在我家。她和我執拾房間。


星期一,一早起就因為我弄醒她的言語而傷害到她,她大怒。她一怒之下由我家走路到元朗,最後閃了腳,我在元朗接她回家。

回家後,發現銀包不見了。

找了多次,不果。最後只好報警,同時停止了銀包中所有的卡:提款卡,八通通,身份證。

金錢損失不多,真正損失了的,是我和女友影的貼紙卡(我和她每個月都影一張,算起來也有六七張),以及她送給我真皮的銀包。都是一些有紀念價值的東西。

可能這是上天對我的責罰。

現在連身份證也沒有,做了黑市居民!

和女友以通勝中的「諸葛神數」作掛,這是有關找回銀包的籤詩:

「遇險不須憂,風波何足忌;若遇草頭人,咫尺青雲路。」

希望真的正如這支諸葛亮第二百四十五掛所言。

02:53 - Tuesday, Aug. 27,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