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報章上看到蘇永康的訪問,他說:「世界上無人不會傷害到別人,亦無人可以討好全世界,惟有將傷害程度減到最低。」

我覺得,我不停地做一些傷害人的事。當傷害到別人,又不懂得修好。我不但不能夠不傷害人,更將傷害程度加到最大。

一天早晨開始就做出傷害女友的事,總之今日就不會好過。

我需要時間去靜一靜。


有心情時才上來打星期六日發生的事吧。

08:24 - Monday, Aug. 26,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