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和女友到disco,更是數天前才劈完友的「三世發」。

我本來不太喜歡到disco,主要原因是音樂問題,播著一些沒有意義只有Hardcore 909 beat的跳舞音樂。但今天卻是免費的,很好。其實今晚是某個基督教團體搞的活動,很難想像傳教竟可以和Clubbing拉上關係,而且在全港最大的那一家Disco舉行。

今晚原本有一個小時的Para Para時間(日本Para Para組合TMD也來玩),因為場地關係,最後只有十分鐘。另外,本來也有兩個小時的普通Disco跳舞時間,最後也因為場地關係只有二十多分鐘。

也即是,Clubbing時間有三十分鐘。其餘的時間在傳教(例如用踢足球傳教,又或者變魔術傳教,當然也有教會最愛用的,就是玩音樂唱歌。)。最後,早走了。老實講,也不應埋怨甚麼。在經濟低迷的今天,仍有教會這樣的不惜孕說A免費有得食有得飲有得玩,已經算很好。

最大的發現是:原來那些傳教歌,有Club/Rave版!一連串909的drum beat和303的bassline之上,唱著「神愛鵝蝸利」。你都咪話唔驚!

何時會到我們搞呢﹖

明天,又在文化,又有得跳Para Para,我也要打碟。現正要Recover昨天initialize harddisk時留失的歌曲。


一粒G3在睡眠狀態下的溫度大約是30度。工作了一會兒,最高溫度是76度,好恐怖。每一件有電阻的東西,也是發熱機,由其是CPU這種在細小金屬上傳電的小機器。

Eddie兄的日記,講的是O Camp。沒記錯在我參加O Camp時,我和Eddie是同一組的。

當時的我做的,是現在Eddie做的東西:不合群!而Eddie兄竟叫我出去Social一下。

很記得當時大夥兒在通宵玩,我卻在那舒服的床上大睡。那張床可比我家的舒服呀!我總覺得其他人傻的。玩足一天還不夠累嗎﹖不過當日我可和其他人不同,因為去O camp之前的那兩天都沒有睡過。

其實O Camp可真的一個大學的Orientation。進入到O camp前,也即Pre camp玩遊戲跳舞時,大家仍是精力充沛。到入了camp就不停地玩,又或者被迫日以繼夜地玩。出到來就像一隻嚴重缺睡沒精神的死屍。

就像由入大學,到讀大學,到畢業的縮影,由其是現在經濟低迷的時間。

Eddie兄!覺得O Camp不好玩是正常的,當時我也這樣想。面對O Camp,每個人都會有不的態度去面對。最多人抱的態度是,反正是開學前,就趁O Camp盡情去玩。就像用大學時間去做水泡,逃避社會責任用三年時間去玩那般。

P.S. 其實有個請求:下年各Exco或者O Camp搞手在創作營舞的時候,可不可以不用Canto-pop﹖每天經過見到不同的Pre Camp,大家都在那些跳不到舞的音樂趁低下跳舞。見到新鮮人們跳的很辛苦。

03:53 - Saturday, Aug. 24,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