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第一次去中圖,和女友一起。

由少到大都愛到圖書館,有書有人有靜的環境。到了大學,更有電影看。這是一個免費的娛樂中心,我將學習當成一種娛樂。

但當一個人融入了一個群體,就很難有時間一個人留在圖書館。大學第一年吃飯時間多數在圖書館過,因為一個人,只是到食堂食個麵食個包又或者三爬兩撥食個十蚊飯,又可以到圖書館看兩本書,又或者看齣戲。

到了二年班,由於每天都要融入群體食飯,我已經很少到圖書館。二年級下學期,沒有在圖書館看過一齣戲。

現在暑假,暫時離開一個群體,我卻時常留連於大學圖書館,看的是有關編程和Unix的書。

老實說,我是一個注定要離群的人。除非普遍人都視學習為娛樂。

幸好,女友也是一個喜歡到圖書館看書的人。

今天和她的一席話,改變了她對文本知識的看法。中學教育遍重於記憶文本知識,整個階段也沒有接受過批判性思考的訓練。有時我們甚至覺得所有寫在書本的東西都是正確的。其實,對知識的質疑是一個重要的訓練。


拉雜談:

  • 想將家裡的一部Cyrix 6x86 Pr-166 PC灌FreeBSD作Router,想將家中一部能動的7100灌OS 7.5.5加MacHTTP作Web Server。
  • 想將我用的Powerbook g3改灌OS 8.6。不再在這部機玩OSX。
  • 似乎找出Powerbook過熱的原因:我發現Powerbook中的特扇似乎無論機內熱到跳舞都不啟動,似乎有問題。
  • 我的小個人網頁:http://homepage.mac.com/chainsawriot/hidden
  • 明天會好忙!

03:06 - Thursday, Aug. 22,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