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和女友到了香港新開的Mac場。看Mac能令我不快的情緒稍為舒解。

很大很美觀,乾淨,舒服,遲開早收舖,人少,舖少。簡直是香港Mac用戶的典型特徵。(注意:我不是一個典型的Mac用戶!)我覺得這個商場比皇X堡和高登好,起碼夠舒服。

親身玩過nu iMac和eMac,也問過上會供eMac的問題。原來用某信用卡不用比息,可是我沒有那信用卡,要申請一張。

數個月沒有買到Mac Weird(麥客情報,台灣Mac雜誌),因為在高登找不到。我在這個Mac場找到。


看到eddie兄最新的日記,講的是他的短片的拍攝過程。我也出現在這篇日記裡面。

以前拍短片,一腳踢,沒有製作特輯,沒有合作紀錄,甚麼都沒有。只有一餅完成品。裡面有片有音樂有聲有畫就算。

腦中一直有好多概念,想拍出來,有個故仔在我腦中很久,很想拍,可是沒時間,沒人,甚麼都沒有,只好永久放棄。

我個人好多「想」,想完不做。很不知所謂。

再看暑假前寫下的所謂暑假要做的事,沒有一件成事,可見我這個人是何等地無能。暑期快過,秋天已到,現在已感到少量秋意。

給自已的藉口是:「暑假做不好,那就留待秋天完成吧!」

可是我可肯定,冬天又會在這個日記寫類似的東西。時間不等人,我卻只在浪費青春,浪費時間。

我為我的青春留下了甚麼印記?現在看回去,除了臉上的青春痘外,我看不出其他。

03:40 - Tuesday, Aug. 13,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