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次叫我小心說話的,是我姐姐。透過ICQ傳來的Message,叫我小心說話。胡亂批評宗教,要留一線。要有家教...

評論是一種 很易引起爭端的文體(我可沒有見過兩個人寫描寫文會引起罵戰)。我的說話可能太利。我再三重申一次,我批評的是宗教被人錯誤使用(例如利用人的迷信;用作 為世事萬物的解譯;放上談判桌等等),非宗教本身和整體所有信教的人仕。我沒有進行過任何人身攻擊的行為,我覺得這樣做我已經很有家教。

例如有人將黑說成白,我們也可以加以批評。理性的討論是先要分析黑和白的不同,而且要說明這個人的做法的不合理

學術就是透過這種「正反合」(蘇格拉底稱為辯證)的過程,才有進步。沒有反證,如何有新的合論出現?

以 前睇城市追擊,有個香港人證明到二除二不是等於一,但沒有人相信。他於是到學校外派傳單,傳單上有他做的proof。假如有一天有人真的證明二除二真的不 等於一,這個香港人就是提出了一個「反」,最後證實「反」為正確,再研究「正」為何不成立,就成了新的「合」。「合」再成為另一個「正」...

算了吧!總之我就是撒旦的化身就是了。


今天沒有事可發表,也是沒有心情發表,很累,唯一可說的,是引用尼采的說話:「真理是醜陋的!」。報告鉛筆。

02:23 - Sunday, Aug. 04,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