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終於都設定好FYP的第一期實驗要種的六十盆植物,同時也代表,我每天回校淋水的生涯開始了,Money Go! Money Go! Let's the money go around...


今 天發生的大事有一個,就是日本的Para Para Allstars正式解散。其實早就估到會解散,在推出PPP 5之後已經傳出。現在多捱了半年,也算好的了。也即是PPP 7將會是現在Para Para Allstars的最後作。浮士德中的魔鬼說:「到盡頭終究要把眼兒閉」。大家都在說可惜可惜,又話Para Para Allstars精神不死之類的說話。但其實有無想過,現在連商業機構都不再大力推廣Para Para,是不是要大家想想對策呢?

我不幹,你不幹,誰幹?

其中一個對策可能是:「大家都不要再跳Para Para了。」

有這個可能。

但時代巨輪在不停運轉,Para Para由八十年代至今發生過三次Boom,到底會不會有第四次,就要看看外間會否再次吹捧。這個東西會一直以黑暗方式存在...


今 天是AL放榜,我已經脫離了中學教育系統兩年多,一年後我連大學教育系統也會離我而去(那會有post graduate收我?有錢有書讀,幾爽!)。如果有錢想讀多個degree也不出奇,到時會選我喜歡的科目,例如哲學。可能你會覺得我無大志,但我的確 覺得讀書比做工好,如果可以以讀書為職業是多麼的美好。不想讀書而選擇去做工,遲早實後恢。

所有都是一個字:「想。」對!中國人是說完之後不做的,哈哈哈!Hope和Wish都是「想」。到底我上文用的「想」是Hope還是Wish?

祝各位AL考生好運。但我這樣說,同時也即有人不幸。因為成績有好的,也即有壞的。大家一齊好,我祝你也是沒有用的。

今天都是很累。我向自已說:「少廢話,多睡覺吧。口水不幸人!」

01:10 - Saturday, Jul. 06, 2002